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天地 >
小说家石黑一雄获诺贝尔文学奖 其实他最爱写歌
时间:2017-10-10 15:36    来源:未知    作者:乐山新闻中心

石黑一雄

就像去年诺贝尔文学奖颁给了鲍勃·迪伦,今年瑞典文学院又避开热点,将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鲜为人知的是,相比写小说,他更大的爱好是成为词曲作者。

不是日自己,是英国人

石黑一雄1954年诞生于日本长崎,五岁随家人移居英国,受的全套英式教导,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35岁凭《长日留痕》一书摘得英国“布克奖”,与奈保尔、拉什迪并称“英国文坛移民三雄”。他自嘲为“一个不知家在何处的作家”,其作品被翻译成二十七种文字在全世界传播。他从不强调自己的亚裔身份,但文字中却有一种奇特的细腻蕴藉与内敛美感。对于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诺奖官网给出的获奖理由是:“石黑一雄的小说富有豪情的气力,在我们与世界连为一体的幻觉下,他展现了一道深渊。”

有人借此调侃诺奖“万年陪跑王”村上春树,不外村上春树自述读过石黑一雄出版过的每一本书,且评估很高:“至今为止,我阅读石黑的作品时,素来未曾扫兴过,也从未感到不以为然。”他甚至说:“近半世纪的书,我最喜欢的是《别让我走》(石黑一雄2005年作品)。”

四周时间写出代表作

石黑一雄并不是个高产的作家,甚至每部作品也不长,10万字左右。他在写作题材上一次次极大地挑衅自己,他的主题老是无比跳跃、捉摸不透,既写得了科幻,也能轻松驾驭奇幻。好比1989年出版的《长日留痕》,讲述了一位英国管家在二战后回想自己在战时的职责与恋情;1995年的《无可慰藉》,追随一位知名钢琴家在欧洲小镇进行演出的诡谲阅历;5年后的《上海孤儿》讲述一名英国侦探调查自己童年时代父母在上海失踪的疑案;2005年的科幻小说《别让我走》一个造就克隆人的教育机构里少男少女追寻身世之谜的故事;2005年带有奇幻性质的小说《被掩埋的伟人》则以中世纪的英国平原为背景,不列颠人和撒克逊人兵戈相向的动荡关头所产生的奇幻故事。

据说他的代表作《长日留痕》只用了周围时间就写了出来。那年他32岁,闭门谢客不接电话,写完的草稿分布在脚底下,他也不去整理,家务事都由妻子包揽。虽然四处完稿像个奇观,但石黑一雄动笔前查阅了非常多书籍和文章,还对二手书市场进行了“地毯式考察”,找到了许多关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关于英国乡村生活的各种资料。这部小说终极取得了英国布克奖。最终被改编为电影。

固然中国读者对石黑一雄名字生疏,但他的作品根本都已经译介到了中国。

这个小说家爱写歌

鲜为人知的是,相比写小说,石黑一雄更大的爱好是成为词曲作者,“写歌”这个喜好能够追溯到他进入的沃金文法学校,学校里有着浓重的艺术和音乐氛围。

高中毕业后,石黑一雄一度做过打击乐手,他的音乐偶像是201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接收媒体采访,他就表现在鲍勃·迪伦之后获奖甚是幸运,“自打十三岁开端,迪伦就是我的崇敬对象,他可能是我最崇拜的人物。”

石黑一雄习惯把本人的作品看作是“长版歌曲”。直到现在,他依然酷爱音乐。他曾经为爵士女歌手斯黛茜·肯特填词,二人协作的爵士乐专辑《早间电车上的早餐》在法国非常畅销。2009年,石黑一雄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其中的五个故事就以音乐勾连。

友情链接